365bet足球论坛_365bet电脑_亚洲365bet官网作家

?找回密码
?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论坛专辑 珍珠小说 诗词歌赋 散文随笔 杂文时评 长篇小说 影视戏曲 童话王国 书画摄影
诗文赏析 菁菁校园 廉州故事 南珠视频 南珠收藏 家??? 事 国??? 事 天 下 事 文坛快讯
中央电视台 凤凰网 搜狐网 参考消息 天涯论坛 365bet足球论坛_365bet电脑_亚洲365bet官网网 北海365 365bet足球论坛_365bet电脑_亚洲365bet官网123 365bet足球论坛_365bet电脑_亚洲365bet官网新闻网
查看: 2754|回复: 2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阿嘴和阿五姐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4-3-6 14:36:46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??五浪江的水,清冽洌的,江畔的芦苇密密麻麻,芦苇开花的时候,飞满江面,白花花的江面很诱人。阿嘴早上跟着妈妈去江边浇菜,江边种了很多蔬菜,村里人都爱在这江边种菜,用这江水浇菜,又甜又脆的。/ s$ I( }7 }8 O) ^4 }, s??Z
??“ 妈妈,妈妈!我又抓住一个蝴蝶。”阿嘴兴奋地嚷着,快乐得象一个小天使。“这孩子,不哭闹的时候,倒是令人疼爱,可是哭闹起来,那可不情愿。”阿嘴妈对旁边的阿五姐妈笑着说。“都是一样的调皮哟!不过,我家阿五她还算听话,很少哭闹,可能他爸平时对她太过于严肃了吧,嘿嘿!”“那敢情好,孩子嘛,听话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安慰罗。”“阿嘴,我们回家喽!浇完了。”阿嘴妈招呼着。阿嘴蹦蹦跳跳地,摘了很多白菜开的小黄花,一撮在手上,一撮在头上,简直象个花仙子。
! F5 `6 h* Z9 }, r- X# n? ? 回到家,阿嘴妈放下肩上的水勺子和水桶,把一蓝白菜拎到水池,埋头洗了起来。阿嘴又跑去弄她那些毛绒绒的小火鸡。不一会,只听小青在门口小声说:“阿嘴,我们去后山偷花生,今天晚公不在家。”“真的!你去叫上阿五姐,我喂了小火鸡就去。”阿嘴调皮地做了一个鬼脸。不一会,小青和小凤还有阿五姐都过来了。“妈妈,我们去玩游戏了。”阿嘴对着厨房嚷了一声。“哎!去吧,别捣蛋啊,中午回家吃饭。”阿嘴妈扔出一句,又忙开了。小火鸡们吱吱地欢叫,阿嘴刚刚喂饱了它们。7 h5 T3 ^! J, B+ |" T" o
? ? 后山,此时接近中午。四周静悄悄的一片,阿嘴她们穿过甘蔗地,穿过木薯地,穿过番薯地,前面一片熟透的花生躺卧在地里,阿嘴她们看到口水流了一地,好久没有花生吃了,因为小偷多,所以村里人都少种了,只有晚公胆大,种了七八亩。整日整夜守在地里看着,吃喝拉撒都在地里,谁敢偷啊。今天也不知怎的,他不在地里看守,这可是个好机会,阿嘴她们暗喜。她们几个躲藏在旁边的甘蔗地里,观察了好一会,才探头探脑地伸手抓住花生滕,用力一拔,妈哟!好大的花生,洁白的壳里躺卧着粉红的花生米。阿嘴削开花生壳,取出花生米,抛进嘴里,“啧啧!又脆又甜,一股清味灌满了口腔,阿嘴得意地咀嚼着,其他的伙伴也不甘示弱地拔了好几撮,躲在甘蔗地里开花生会。一阵噗噗...噗噗...,一阵蔗衣拭擦的声音,一条高大的黑影横立在阿嘴她们跟前,她们没有防备,一下子吓得魂飞魄散。一个喝得象关公似的老头出现在她们的面前,手里拿着一把铁锹,怒目而视:“好大的胆子!趁我去喝喜酒的当儿来偷我的花生!不想活了?”阿嘴,小凤,小青,阿五姐一下子呆若木鸡,连大气也不敢出,嘴里的花生还没有咀嚼烂就咕噜地吞进了肚子里。“快跑!”不知是谁喊了一句。阿嘴她们连滚带爬地钻进了甘蔗地里,个个抱头鼠窜,一溜烟地跑回了家,回到家还惊魂未定。“过来吃饭了,阿嘴。”妈妈在厨房喊道。阿嘴躲藏在床底,连大气也不敢喘。“奇怪!听到脚步声,却不见人影。”妈妈自言自语地说。“阿嘴妈!请你教育好你家阿嘴,她竟敢带一帮人去偷我花生,看我不打她一顿,她不改进,她在哪?叫她出来!”坏了,晚公追到家里来了,怎么办?还好躲在床底,要不然......阿嘴心惊胆颤地想道。“她晚公,我也不知道她回来了没有?这孩子,哎!等她回来我收拾她!在这里吃中午吧!我刚煮好。”“不必了,我刚喝了喜酒回来,饱着那!待她回来,你好好教导她,不能容着孩子偷东西,我先走了。”阿嘴躲藏在床底听到他们的对话,惊出一身冷汗。“出来吧!我知道你在哪!”妈妈对着房里喊了一声。阿嘴满脸惊慌地钻出床底,慢腾腾地从房间走了出来,接下来是阿嘴妈的一阵训斥。# h& A% h: Q' `7 `0 s) D
? ? “近来村子里的小鸡小鸭莫名地失踪,奇怪得很。”巴之叔走过来说。“是啊,我家阿嘴的小火鸡也不见了三个,这贼也太奇怪了,什么也不偷,就专偷小鸡小鸭,莫非是黄鼠狼叼去了 。”“别瞎说,村子里早就没有这种东西了,一定是有小偷,如果让我抓住,我一定大跺他八块。”巴之叔咬牙切齿地说。
$ U+ |$ T6 M; K( y1 W? ?自从偷花生事件过去了以后,阿嘴变得安份守纪了。除了去江边戏水,捉蝴蝶,摘芦苇花,或在芦苇丛里捉迷藏,要不就回村里玩杀日本鬼子的游戏。倒也不生出事非来。妈妈也安心干活了。哥哥从江边捉了几条阿鼻鼻鱼,小小的,褐色的,鳞片闪着金光,倒也好看,但跟金鱼相比,差远了,但阿嘴也自得其乐,哥哥把它们装进爸爸喝完酒的玻璃酒瓶子里,嘱咐阿嘴好好养着它们,它们生命力很强的。阿嘴如获至宝,整天拎着它们在村里晃来晃去,末了跑回家逗弄黑乎乎,毛耸耸的小火鸡。 1 O% H. Y' Z; e. _' j5 T
? ? 一天夜里,晚公提了两条大肉蛇回来,杀了熬了鸡蛇汤,叫上我们几兄妹去吃,平常害怕蛇的阿嘴也毫不犹豫地甜滋滋地喝着蛇汤,味道鲜美得无法形容,纯天然的美味,酒足饭饱以后,阿嘴又想起丢失的三个小火鸡,那些小火鸡红红的下巴耷拉着,一团黑乎乎,毛绒绒的。阿嘴又哭闹了起来,哭得妈妈很不耐烦,一边呵住阿嘴一边说去找。她才停止哭闹。' S4 r( D+ G9 w3 i- W/ N5 {
? ? 第二天天刚亮,阿嘴就从床上爬起来,一大早去看小火鸡回来了没有,结果大失所望。“阿嘴,你在那?”阿嘴听到阿五姐在叫她,她拎起两团毛绒绒,走出院子,说:“干嘛?玩打仗去!”“哦!好吧!”她转身放下小火鸡,关好门,去村头集合,又开始打仗了!哈哈!这是阿嘴最喜欢的游戏!今天她又以“剪刀石头布”三局两胜赢来了扮演解放军。面对“日本鬼子”的侵略,“解放军”狠狠地反击,在阿嘴的运筹帷幄下,指挥得当,一下子攻破了敌人的机枪组,击溃了敌人的大队,最后杀个片甲不留,只漏了日军的“司令”阿五姐,在战乱的时候她不知躲到那里去了,“看!在那!”阿嘴军中有一个“战士”喊了起来。原来阿五姐“司令”见大势而去,站在一排芭蕉树旁,抽出“军刀”,准备自刎。“解放军”大喊,缴枪不杀!投降!”阿五姐缓缓举起“军刀”,只听咣当一声,“军刀”掉在地上,是被阿嘴一“枪”打下的!哈哈!“战士们”欢呼起来!那些刚才诈死的“日本军”个个翘起小嘴,嘟囔道:“明天我要做解放军,不给我做,我就不玩了!哼!”阿嘴一时语塞。伙伴们一下子又散了,该吃中午饭了。待阿嘴走进院子,只听妈妈说,奇怪!又不见了两个小火鸡!阿嘴听见,急忙又四下寻找起来,但无济于事,家里都翻遍了,就是不见。阿嘴一阵气馁,又哭闹起来。“刚才还是个象样的司令呢,现在倒象个哭鼻虫。哎!别哭了,下次叫母老火鸡多生几个呗!别哭了,妈妈去锄木薯草了,在家好好看着吧,不然,会丢完!”妈妈扔下这几句话,不痛不痒的,让阿嘴更加想哭。待妈妈走远,阿嘴停止了哭闹,开始玩弄起毛绒绒的小火鸡来,接着又去弄一下阿鼻鼻鱼。突然想去阿五姐的家里玩一下。阿嘴拎着爸爸酒瓶里养的阿鼻鼻鱼,关上门往自己家的屋后面走去。
1 D4 G, s6 g/ i$ r$ u# ?$ Y? ? 阿五姐的家院子独门独院,他爸故意把房子盖在村外,搞了一个很大的院落,说是图个清静。阿嘴穿过一个水塘,走过几块甘蔗地和几块木薯地,还有两三块花生地,很快到了阿五姐家。她家的院子静悄悄,只听到麻雀的吱喳声,还有狗叫声。阿嘴站在院子外喊了一声:“阿五姐,在家么?我是阿嘴。”只听到一阵摸摸哧哧的响声,又听到一些小鸡小鸭的叫声。阿嘴看见阿五姐从院子里走出来,一脸惊慌。她掩好门,不让阿嘴往里走。阿嘴一阵纳闷,她不高兴地说:“为什么不让我进去玩?我又没长癞疮,传染你,你怕什么啊?”阿五姐不说话,嘴唇颤抖了一下,讷讷地说:“我,我,阿嘴,我们去江边玩水吧。”“我妈妈说,太阳大,不给去,说在家玩就行。”阿嘴正色地说。“哦!那我们去阿四家玩吧。”阿五姐唐突地说。阿四是阿嘴叔叔的女儿,和阿嘴一般大,阿五姐比我们大两岁。不过天天一起玩,也是疯疯癫癫的,调皮不已。”“五姐,我想在你家里玩,听说你家养了金鱼?我想看看。”阿五姐什么也不说,低着头,用脚不停地擦着地上的泥。阿嘴似乎带着哀求的口气继续说:“给我看一下啦,我没见过金鱼了。”她一边说着,一边不停地吞着口水。因为她看到一树红通通的荔枝从墙外沉甸甸地耷拉着,口水咕噜啦啦地在口中打转。阿五姐在阿嘴的哀求下,有些心软,但又踌躇不决。不一会,她对阿嘴说:“你等一下。”说完,飞快地返身跑回院子,关上门,把阿嘴一个人晾在院子外。只听到院子里一阵抖抖索索的声音,不一会,阿五姐打开院子的木门,对阿嘴说:“进来吧。”阿嘴乐得屁颠屁颠地溜进了她家的院子里。一阵阵果子熟透的香叶袭过来,还有花香!阿嘴目不暇接地搜索了整个院落,什么果树都有,龙眼树,番石榴树,李子树,还有一种貌似是山竹的酸棚子树,(酸棚子树家乡的土语),也不知道书名里叫啥。“你不能摘点荔枝吃啊?”阿嘴呃呃口水问道。“我爸说,这果子他摘到城里卖,然后给我交学费的。”阿五姐懂事地说。阿嘴也象懂事的连声说:“我不吃,我只看看小金鱼就行了。”说完,瞥见墙角边几株海棠花,安静地散发出花香,娇滴滴地在树荫下肆无忌惮地开放。阿嘴心里又打嘀咕了:多美的花儿啊!要是能让我摘几朵,多好啊!“过来这边吧。”阿五姐打断了阿嘴贪婪的目光。随她去院子里的侧边,她也是用她爸喝完的酒瓶子养了两条金黄色的金鱼,鳞片子闪闪发光。阿嘴一下子爱不释手。“小心看!别弄死她们,这是我爸好不容易进城捡回来给我的。”? ?阿嘴蹲在地上,看着摆在石桌上的金鱼,心里羡慕嫉妒变五味杂瓶。忽然,她听到一阵轻微而又熟悉的火鸡鸣叫声。“你家养有火鸡么?五姐。”阿嘴刚这么一问,五姐的脸煞时变白了,她嗫嗫地,免强地不情愿地“嗯”了一声。“给我看一下吧,多大了?我说你怎么那么吝啬?你去我家,我的东西随便你翻,随便你看的摸的,可我来你家呢?什么都要征得你同意,不跟你玩了,以后你不去找我玩了。”阿嘴说完转身走了,她以为五姐会上前拦住自己,没想到她在阿嘴刚走出大院门口,就飞快地关上了院门,阿嘴气得捡起旁边地上的石子,连续往院子里丢了一阵,怏怏地回家了。
; s# E# m7 X8 h; u* I9 _? ?夜里的鹧鸪叫得特别慌,阿嘴刚哭闹完安静下来。接下来她脑子里不停地闪过在阿五姐家院子里的一切,还有她有些神秘的样子,她生气地又坐起来,吓得妈妈以为她梦游。不一会她又翻身睡下,夜里说了一大堆胡话,吓得妈妈以为她中了邪。还好第二天好好的,一切恢复正常。吃过早饭,她又逗弄她那些宝贝们去了。中午时分,阿嘴爸从县城回来,说休假一星期,他给她带回一条漂亮的白裙子,阿嘴乐乎乎比划着裙子,一下子赶跑昨天的阴霾,兴奋地唱歌起来:“小杜鹃/小杜鹃/我想请你唱首歌/快来呀/大家来呀......”惹得爸爸笑得合不拢嘴,他一把将阿嘴抱起来,用胡子朝她脸蛋胡乱扎了她一通。一边笑着说:“我的阿嘴真乖啊,真乖!”阿嘴被他扎痛了,一下子便哭了起来,吓得爸爸马上停止了亲昵,赶紧呵哄着她。这时候,妈妈收工回来,见到爸爸,一阵兴奋,下厨房忙乎去了。突然间,阿嘴听到有人喊:“阿嘴,玩打鬼子无?一听到这话,她就来劲了,用小手擦了一下泪水,破涕为笑,不再理她爸爸,蹦蹦跳跳地跑出去了。接下来,一场激烈的战火又开始了。伙伴们手里拿着自制的木枪,其实是象手枪的树枝丫,嘴里喊看“突突突突,叭叭叭叭”,非常激烈。今天倒霉啊,轮到阿嘴演日本鬼子队,输得一塌糊涂,一点心情也没有,五姐在一旁狡黠地挤眉弄眼。输得一败涂地的阿嘴更加来气,狠狠地摔下手枪,气呼呼地跑回家了。
/ O$ b1 a0 T( y? ???接下来是一个长长的雨季,妈妈看着雨幕,叹了一口气,满脸忧愁地自言自语:“刚除尽了木薯草,放了肥,这鬼天气,一点肥都冲走了,这些肥料还是赊账来的呢!唉!这天真的不给老百姓过了。”
( S/ M' E( N/ F6 Q$ H- i2 X? ? 雨一直下,一直下,阿嘴妈妈的心一直焦,一直焦。一个雨期打碎了妈妈一季的希望,因为雨停又要赊账一批肥料,靠阿嘴爸爸那点少得可怜的工资都不够他们五兄妹糊口,更何况买肥料?妈妈差不多每个月都超支。幸好妈妈勤快,养猪,养鸭,养鸡,养鹅,种菜,种瓜,种豆的,自己和哥哥姐姐日夜操劳,几乎不用买菜,家里的鸡蛋和青菜一年四季不缺。但看到妈妈最近憔悴了很多,阿嘴不再因为一些小小枝节而哭闹了,不再发小脾气了,似乎变得懂事了许多。一个月后,天气逐渐转晴了,妈妈的脸上露出难得的笑容。
, O) i: T" Z" n$ Y; L) ?? ? 阿五姐家的院子,对阿嘴来说,始终是个谜。那轻微熟耳的小火鸡的叫声,往屋檐下传来,而且不止一种声音,乱哄哄的,似乎还有其它的家畜在叫唤。阿嘴夜里做了个梦,梦见自己的小火鸡从家里往阿五姐家里走去,排着整齐的队伍,阿嘴站在路上拦截,却怎么也拦不住,因为它们根本看不见阿嘴,阿嘴气得象瘪了的汽球,坐在路中间,呼天抢地大哭。而此刻的阿五姐在她家的院子门口,狡黠地笑着......阿嘴哭啊哭,接着她又梦见晚公拿着铁锹追赶她,眼看追上了,无论阿嘴怎么努力,怎么挣扎,那两条腿总是迈不开,一下子瘫在地上。
0 v3 R& W; H: _2 \; K2 Z? ?阿嘴妈整天愁眉苦脸,村里的人都愁眉苦脸。一场长长的雨季,五浪江的水溢了出来,江水变得浑浊不安。阿嘴和阿五姐依然玩她们的,根本不用去想大人的愁绪。今天,轮到阿嘴做解放军的司令了。阿五姐变成了日本司令。战斗又激烈地开始了,正当双方酣战的时候,阿嘴忽然听听到一声惨叫,接着伴着一声猪的惨叫,小伙伴们一下子静了下来,大人们还没收工回来,世界似乎变得更安静了。阿嘴看到阿五姐拖着一条血淋淋的腿从柴垛后面爬了出来。“什么时候来真的啦,挂彩了?谁打的?”阿嘴大声问道。小伙伴们面面相觑,哄地散了。阿嘴看见一头大肥猪慌张地从柴垛边逃走。阿嘴嘴角微微颤抖着,她丢下手里的假枪,双膝跪下来,她看到阿五姐的脸痛苦地抽搐着,她马上把自己的衣服撕成条条,帮阿五姐包扎起来。而此时,大雨铺天盖地地下了起来,雨水和阿五姐的血混合起来,往低处流去......傍晚时分,大人们陆续地收工回来了,阿嘴呆呆地望着大门口,以后没有人敢玩打日本了,因为阿五姐流血过多,村里也没有医生,要到十几里路去找赤脚医生,而当时大人们不在家,阿五姐被猪咬的伤口被雨水淋湿成了破生风,她父母不及时处理她的伤口,只是随便用一些止血的山草药敷伤口,认为不要紧,可是几天后伤口就恶化了,一直流着脓水,引得苍蝇跟着满天飞。一连几天,阿嘴都不见阿五姐出来,听说被她父母关在家,不准出门。0 w4 O0 K# N6 D/ {) ^
? ?一个月后,阿嘴才见到阿五姐,一跛跛地拐出来,嘴角不住地流口水,见到阿嘴,不住地傻笑。她歪着嘴角,指着阿嘴结巴地说:“阿阿嘴嘴,你......你那......那些......些小.......小火......火鸡.....是......是我......偷......偷的......。阿嘴看着阿五姐艰难地挤出这句话,一子下想嚎陶大哭,但她还是忍住,但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,模糊了双眼。
& J??o) m2 V+ \+ G) h% z$ Z7 U5 q? ?时光总是在人不留意的时候偷偷地窜过,转眼,阿嘴已经出落成一个大姑娘,美丽而娇羞。考取了重点大学,到外地念书去了,村里的人都说出了个凤凰。而阿五姐呢?读书梦破灭了。自从被猪咬过了以后,变傻了,除了整天嘿嘿傻笑,直到现在也不懂得穿内衣遮羞,冬天没什么,若是夏天,穿一件薄薄的衬衫,透过那薄薄的衬衫,只看到两个黑黑的奶头在晃动。阿嘴每次回家都向妈妈打听阿五姐的事,听说她嫁给邻村的一个男孩,对方长得不错,只是家里穷得叮当响,并且先后生了三个小孩。阿嘴听完,很是纳闷,人穷还生那么多?那里顾得上。阿五姐虽说有点痴呆,却还懂得孝顺的,经常回来帮父母做农工,仍然改变不了不穿内衣习惯。夏天在井边打水的时候,握着井架把手上下摇水的时候,那两个黑黑奶头跟着井架的吱呀声晃来晃去,形成了一种很节奏的韵律。
沙发
发表于 2014-3-18 15:42:55 | 只看该作者
一篇童年的童趣展示在读者的眼前,其中有万花筒般的童年生活,也有年代留给我们的唏嘘,文章看起来通俗易懂,真实,让人身临其境,把一个小孩子描写得活灵活现,无论从心理或情节都刻画得逼真,小说贴近生活,充满可读性。欣赏!问好围墙!
板凳
?楼主| 发表于 2014-3-18 16:52:44 | 只看该作者
辛苦紫衣,感谢你的编辑。问好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365bet足球论坛_365bet电脑_亚洲365bet官网作家 ???

GMT+8, 2019-10-28 06:41 , Processed in 1.038794 second(s), 11 queries , Win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?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阿嘴和阿五姐 365bet足球论坛_365bet电脑_亚洲365bet官网